当前位置:绪论

        

一、中学语文教育学的由来与发展
    中学语文教育学是高等师范院校汉语言文学专业教学计划中的一门专业必修课。
中学语文教育学这门学科从诞生到现在已经走过了一百余年的历程。回顾一下它的发展轨迹,对于我们今天对它的学习和研究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它的发展大致经历了如下几个阶段:
    (一) 教授法阶段(1897年—1921年)
    我国的语文教育源远流长,已有数十年的历史,但对语文教育本身的研究却是到了封建社会末期才开始的。确切地说,它是随着我国师范教育的诞生才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出现的。1896年,清朝大理寺少卿盛宣怀在上海创办了南洋公学。南洋公学分为四院,即外院、中院、上院和师范院。师范院于1897年4月建立,任务是培养中小学教师。师范院的开创,标志着我国师范教育的诞生。当时,师范院开设的课程中有一门叫“教授法”,主要研究如何进行教学。虽然那时还没有分科教学,但研究的共性教学法中,已包含有语文学科教学法的内容,因而“教授法”一科历来被看作是语文教育学的源头。
     1904年,《癸卯学制》颁行,确立了我国的近代学制,开始了分科教学,于是分科教授法应运而生。“国文教授法”也作为师范学校的一门课程和一门科学,被系统地进行讲授和研究。由于这个时期是“教授法”的草创阶段,使用的教材也多是从日本与西方译介来的,因而对于“教授法”,不论是作为一门课程的学习,还是作为一门科学的研究,都还处于起步状态。
    (二)教学法阶段(1922年—1939年)
    1919年,从美国留学归来,时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务主任的陶行知先生提出应对“教授法”课程进行改革。他指出:“教的方法主要根据学的方法。”(《陶行知教育文选》,教育科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77页。)建议南京高师把分科的“教授法”一律改为“教学法”。虽然他的意见未被校方采纳,但由于陶行知与南京高师的地位和影响,他的观点却得到了广大同仁的认同。到1922年,北洋政府教育部据人们的普遍共识,正式将“教授法”改名为“教学法”。
    从“教授法”到“教学法”,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在学科发展史上,却是一次质的变革。“授”是授予,强调的是教师的统摄作用;“学”是学习,突出的是学生的主体地位。这次改革标志着我国语文教育学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也反映出当时中国教务工作者对世界先进教育理念的敏感。
    学科名称的改革,推动了教学和理论研究工作的发展。这个时期,几本语文教学法专著相继问世。1924年,语文教育学的开山之作、黎锦熙先生的《新国语教学法》出版。这是第一本以教科书的形式撰写的语文教学法专著。这部著作构建的学科理论的基础框架,至今仍有研究、借鉴的价值。1020年,王森然先生的《中学国文教学概要》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是由他的教学讲义整理而成的,全书结构完整,材料充实,立论科学,体现出作者的革新精神和科学精神。1936书前有日本著名语文教育专家稻毛沮风和垣内松三作的序言,对此书大加赞誉。他的教育思想在三、四十年代的语文教育界产生过一定影响。这本书的特点一是把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引进语文教学,二是提倡“全文法”教学,即以文章总体认知为出发点的读法教学理论。1937年,阮真的《中学国文教学法》出版。阮真在语文教学法研究领域著述颇丰,他在二、三十年代出版的语文教育研究专著达七部之多,另有论文二十余篇。本书,是他语文教育思想的集大成者。
    以上几部语文教学法专著,既是对当时语文教育学这门学科教学实践的总结,也是对这门科学的规律所作的理论探讨,都为学科建设做出了贡献。
    (三)教材教法研究阶段(1939年—1986年)
    这段时间较长,跨越了解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人们对教学的认识进一步深化,认为光对教学过程中的教师、学生、教学方法进行研究还不够,还要对教学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教材进行研究,才能算得上是全面的教学研究。1934年7月,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教育部颁发了《师范学院必修科目表》,将“教学法”更名为“分科教材及教法研究”,简称“教材教法”。1939年,又颁布了《师范学院分系必修及选修科目表施行要点》,明确规定各系均要开设《教材及教法研究》,把“教材研究”正式规定为课程内容。1941年出版的蒋伯潜编著的《中学国文教学法》虽然书名仍用“教学法”,但书中已加进了教材研究的内容。
    从“教学法”变为“教材教法”,这是学科发展史上又一次大的进步。至此,教师、学生、教材、教法四大要素都正式进入学科教学理论研究系统。在以后的四十多年的时间里,研究中心虽时有变化,但主要围绕教材、教法两大部分进行。
    新中国成立后,教育部曾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学习苏联的经验,把中学语文学科分为“汉语”、“文学”两门课程,高等师范院校开设的“中学语文教材教法研究”课程为了适应中学的分科教学要求,也相应更名为“中国语言教学法”和“中国文学教学法”。着但时间虽然不长,但它确是这门课程发展的一次积极探索,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
    1963年,教育部颁布了建国后第三个教学计划,即《高等师范学院教学计划(草案)》。在这个计划中,教学法课程又恢复了“中学语文教材教法”这个名称,一直沿用到“文革”开始。在“文革”十年动乱中,教材教法课停开,教师队伍遭到严重破坏,几近解体。“文革”结束后,1978年教育部召开全国高校文科教学工作座谈会,委托当时的武汉师院等十二所师范院校合编一部本学科的教材。这部教材于1980年4月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教材的名称叫《中学语文教学法》。同年,中国教育学会语文教学法研究会成立。这以后高师院校开设本学科课程,编写教材也就大多用“语文教学法”这个名称。1981年4月,建国以后第四个教学计划《高等师范院校四年制本科教学计划(试行草案)》公布,其中本门课程定名为“中国语文教材教法”。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我国中学语文教育改革、发展的辉煌时期。广大中学语文教师的教改实践和创造,为本学科的理论研究提供了丰厚的基础。数十种中学语文教材教法研究专著相继问世。这些著述继承了我国语文教育的优良传统,接借鉴了外国母语教育的先进经验,特别是重视了从中学语文教学实践中汲取营养,深入研究语文教育的本质和规律,扩大了研究的领域和范围,建构了本学科心得理论体系的框架。
    (四)语文教育学阶段(1987年至现在)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我国各个领域、各条战线都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为本学科的建设、发展提供了最佳的氛围和环境。人们放开眼界,使研究的视角不断加宽,研究的层次不断提高,不再囿于传统的教材教法,逐步向“语文教学论”“语文教育原理”“语文教育概论”的理论高度升华。1986年10月,在山东济南召开的全国理科教学法建设研究会上,有人提出了开展学科教育学研究的问题。这一提议,也引起了文科的共鸣。同年12月,北京师院率先成立了包括文理各科在内的“学科教育学研究中心”。1987年7月,东北师大的朱绍禹为全国干部电视大学写了一部教材,教材名为《语文教育学》。同年8月,湖南师大的张隆华也编写了名为《语文教育学》的教材。这两部著作的出版,可以作为“语文教育学”诞生的标志。此后以来的十几年间出版的语文教育学专著已有几十部。这表明,语文教育学的研究已进入了较为系统、成熟的阶段。
    “语文教育学”以普通教育学为指导,用系统论的观点研究语文教育现象,反映的是一种“大语文”教育观。它通过对语文教育全方位、多层次的分析研究,探索出符合语文学科规律的语文教育之路,这是语文学科教育研究的新发展。
     从上述简要的回顾中可以看出,百年来中学语文教育学这门学科的名称、内容、体系一直处于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之中,这种变化既是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要求,也是本学科自身研究逐步深化的结果。今后,这种变化还要继续下去,她会朝着更为科学、更为完善的方向向前发展。课程改革中的语文教学,语文课改:拒绝“伪新课程”
    二、中学语文教育学的研究对象与教学任务
    (一)中学语文教育学的研究对象
     中学语文学科教育学的研究对象,简言之,就是中学语文学科及其教育教学活动。为了明确它研究的具体范围和内容,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说明。
    1.中学语文教育学研究的对象是整个语文教育现象
    在传统的教育理念中,语文教育似乎仅局限于学校范围内,而且仅仅体现为课堂教学。这种认识是不全面的。在素质教育的理念中,语文教育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大语文”教育。这可以从纵、横两个角度来证明。
    ①纵向 语文教育是将伴随着人的一生的“终身教育”。一个人,从呀呀学语开始,就在接受最初的语文教育;到了入学年龄,又开始接受学校里安排的集中、系统的语文教育;走向社会和工作岗位之后,又因不断地遇到新问题而要继续自学语文。可以说,语文是每个人生活、工作、发展过程中一刻也不能离开的、终身要学习的一门学科,我们对它的研究,当然也不能停留在某个阶段或某个时期,而要逐之以全程。
    ②横向 语文教育是充盈于人的各个活动空间的“全方位教育”。语文教育既然是伴随着人的一生的终身教育,它就会无处不在,出现与一个人活动的各个领域。家庭、学校、社会,生活、学习、交往,无不与语文联系密切。因而我们研究的视野也要放宽,关注人在各个领域、各项活动中的语文学习,研究它的规律,进而全方位、多角度地培养中学生的语文素养。
    2.语文教育学的研究重点是学校的语文学科教育
    自从近代教育制度在我国实行以来,学校的语文教育就主要是通过语文学科教学来进行的。学校教育是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中、一段特定的时间里集中对受教育者进行人类文化传承的一项特殊活动,在它所实施的教育所达到的力度和教育内容的密度上都要超过在其它领域中所进行的教育。因而学校教育是人一生所受教育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它对于人的一生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语文学科又是学校各科教育当中的最基础的学科,因而对学校教育中语文学科教育的研究自然是我们语文教育学研究的重点。
    学校语文学科教育的内涵又是十分丰富的,在这个领域中我们要研究的重要问题有:
    ①语文教育的性质与目标
    要对语文教育进行研究,我们首先要明确什么是语文教育,它的特性是什么;语文教育是为了什么,它的教育和教学要达到什么目标。这是我们具体研究语文教育研究的出发点。
    ②语文教育的对象及语文学习的规律
    语文教育的对象是学生,但素质教育理念下的学生不再是只会被动接受、机械记忆的机器和容器,而是学习的主人。如何充分发挥学生在语文学习中的主观能动性,确立学生在语文教学中的主体地位,这就要求我们研究教育对象的生理、心理特点,掌握语文学习的基本规律,把提高教学效率落到实处。
    ③语文教育工作者的素养及角色转变
    语文教育工作者在学校教育中主要只语文教师。要完成语文教育的任务,达到既定的教学目标,教师的作用不容忽视。传统教育理念下教师是课堂教学的主宰,因而对教师素养的要求也多半从如何完成“教”的任务出发来确定的。如教师的思想素养、知识素养、技能素养等等。在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的今天,教师仅具备这些素养已远远不能适应教育发展的需要了。教师的角色和作用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如何塑造教师的新形象,教师应树立怎样的教育理念,具备什么样的素养,培养锻炼哪些能力,在教学中发挥什么作用才能帮助学生完成学习任务,这都是在新形势下,我们应该研究和解决的问题。
    ④语文教育的课程和教材
    语文教育课程是语文教育指导思想得以落实、语文教育计划具体实施的载体。语文教材是语文课程的物化形式。也就是说,语文课程和语文教材是教和学的内容,它解决教什么、学什么的问题。由它在整个语文教育中所处的地位、发挥的作用所决定,课程和教材在任何一门学科教育中都得到高度重视。因为它将决定未来人才的水平和质量,关系到国家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的实力和地位。当前的教育改革,即从课程教材改革为突破口展开,而语文课程和教材的改革,又是整体改革之中的重中之重。在新课程改革中,语文课程和教材的理念、地位、内容、组成结构、发展方向有哪些变化,应如何把握,这是语文教育学应回答的问题。
    ⑤语文教学的过程与原则
    在学校语文教育中,语文课堂教学是实施语文教育的最基本的途径。正确认识语文课程教学过程和教学原则,对于搞好语文课堂教学具有指导全局的作用。由于教学过程和教学原则是教学活动的核心和关键,因此它历来是中外教育家投入最大精力进行研究的重要课题。关于这方面的理论也多种多样。在以素质教育理念为指导的今天,我们将以大语文教育的理念和终身教育的理念为基础,对语文教育的过程与原则进行探讨。
    ⑥语文教学的方法与手段
    语文教学的方法与手段是语文教育、教学目标得以实现的媒介和桥梁。在当今时代,语文教育教学的方法和手段要在先进教育理念指导下,以有利于学生的学习和发展为前提,精心选择和灵活运用多种教学方法和手段,发挥它们的综合效力,以提高教学质量和效率。中学语文教育学,要对各种有效方法进行分析、探讨,为达到语文课堂教学过程最优化提供科学的方法保证。
    ⑦语文综合性学习
                                                                                                    下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