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松文学创作小组习作>>诗歌|散文随笔|微型小说

一路向北

2018-12-05 15:48:52 来源: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浏览:57

那应当是个初秋,阴沉沉的天加上朦朦胧胧的雨,伴随着我们跨越4个省、数不清的服务站和收费点,一路向北,未曾晴朗。两天一夜的路程忽而使我有了悲壮感,像一个远赴边关的征士,背负着亲人的不舍和思念,背负着未知的命运。

在车上,父亲仍是不解我为什么要到这样一个遥远而又寒冷的地方,母亲躺在后座半醒半睡之间搭话:“天高皇帝远,这样你就管不到她喽……’’父亲叹了一口气,我说:“爸……”父亲摆摆手没让我继续说下去,沉默的开着车。

雨下得更密了,不住的打在车窗上,雨刷摆来摆去,颇使人感到心烦意乱。

长时间的驾驶使父亲有些疲惫感,我看了很是心疼,想起父亲在家给我说的:我不建议你去那个学校,我去联系,你复习一年,上个好点的学校。父亲说出这样的话让我很震惊,他从不会做“老师,我们家的孩子你照顾一下”的事情,更不会干涉我的决定。他教我的是:路都是你自己的,走哪一条、如何走都是你的选择,走什么样的路收获什么样的结果,我给你自由,你为自己负责。秉持着这样教育理念的父亲说出这样的话,半是心疼半是心酸,大概是我那段时间的消极让父亲束手无措了。

下了高速之后,雨仍是稀淋淋的下着,我们匆忙吃了晚饭,找了宾馆住下。

第二日,学姐带领我们交完款、分好宿舍之后,父母带着我去买日用品,父亲在后面退着购物车,我和母亲讨论着:“要这个,我喜欢这个。”“不要那个,那个不好。”叽叽喳喳就像少有的平时一样,那些不愉快都没有发生过。

购好日用品之后,母亲帮我擦桌子,整理床铺,收拾好物品之后,按照平时她应该说;“就你这样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敢跑这么远,以后别给你爸和我抱怨这抱怨那。”但是,她没有,她只是沉默着。这样的静默让我觉得很是温情。我从背后抱了她,然后就看到了她红了的眼眶,她说:“对不起。其实你爸和我都知道要是平时多陪陪你,对你不那么苛刻,你就不会选择离开这么远了。”他们的确很忙,忙到几乎所有需要父母到场的场合他们都没有到场,家长联谊班会,甚至高考。我总是千方百计的安慰自己,我会比他们优秀,可更多的仍是落寞,那时,我的确优秀,可后来还是被孤独击败了。这种温情的时刻更是少之又少,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我说:“没事。妈,我想成长。”

下楼,父亲站在车旁等我们,一向沉稳的父亲变得啰里啰嗦,最后,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女儿是最棒的,老爸依然相信你。”然后他们上车,挥了挥手离开了。

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的告诉你:不必追。”很多孩子的心里都装着远方,而我站在远方,心里却装着原地。

我站在公寓楼下,目送着父母的车渐行渐远,可是终归是雨停了,太阳出来了。大学是一场附加赛,一路向北,不是征士,是战士!

上一篇:全世界失眠
下一篇:信命

相关文章

2013-06-06 14:59:55
2013-06-06 14:56:14
2013-06-06 14:48:48
2013-06-05 08:55:39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净月经济开发区博硕路1488号  邮编:130117
 
  版权所有: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