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松文学创作小组习作>>诗歌|散文随笔|微型小说

搓澡工

2012-11-27 14:31:53 来源: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学院 浏览:889

                                    孟昂

 

“侯姨,搓澡儿!”

“孩儿,来啦!还有俩,排着吧!”

侯姨是我家附近澡堂子的搓澡工,打我上小学起就一直是她给我搓澡。我家附近有三家澡堂子,其中一家最大生意最红火,其余两家次之,但是生意也非常好。侯姨就在那家最大生意最红火的澡堂子干活儿。

后来各家都安上了太阳能,澡堂子的生意就没有原来那么红火了,除了侯姨干活儿的那家其余的那两家都黄了。由于侯姨干活儿的那家澡堂子时间太久远了,后来也动迁了,就在那段时间我也很少去澡堂子洗澡了,一是因为太远了,二也是因为别家的搓澡的阿姨没有侯姨搓的好。

后来我家附近新开了家澡堂子,但是装修要比原先老式的澡堂子豪华的多,营业时间也变成了24小时,名字也起得挺上档次的,叫“贵族洗浴”。因为他家的营业时间很适合上高中的我,所以每周日我都会去。巧的是,我又碰见了侯姨。侯姨明显比原来苍老了许多。

尽管浴池的营业时间是24小时,但是搓澡工的工作时间还是和原来一样,早上7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要是人少的话,晚上八九点钟就可以回家了。但这也是侯姨最害怕的,因为回家早就意味着赚的少。搓澡工的收入很灵活,大家一起干活,扣除每天要给浴池老板固定的金额,剩下的钱大家平摊。

   “孩儿,到你了!”

   “来了,等我冲一下!”

   “铺塑料布吗?”

   “铺!”

    我一直都认为只有侯姨给我搓澡才让我觉得搓得干净,搓得舒服。侯姨是个很认真的人,她总是先用热澡巾轻轻敷一下你的脸,然后从耳根后面一点一点搓起。像我这种她搓了很多年的老顾客,她还会在搓完之后给你按摩几分钟。

   “孩儿!”侯姨把嘴贴近我耳边。“今天你搓澡钱先别给我,下次你来的时候再给。”我点头示意。这是侯姨的“老把戏”了,也是我们之间多年的默契了。侯姨很聪明,她总是暂时不收老顾客的钱,就是跟她很熟,她又信得过的那种固定客源。等到下次那些老顾客来的时候再给她,这样她就能在大家“平摊”的基础上多捞一些。

   “高三了吧?”

   “嗯。”

   “现在可是冲刺的时候了,可得好好学,将来考个好大学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我现在真是活够了,一天天的累死累活的也赚不了几个钱儿。”

   “哎呀,侯姨你可别这么说。”

   “事实啊,来,翻身。”

   “嗯。”

   “现在可不像以前了,洗澡儿的人少了,尤其是冬天,出来的人就更少了。那一个个跟爹似的,劝她们做个“奶浴”死费劲死费劲的!”

   一般搓澡的都愿意劝人家做“奶浴”,钱赚的多,还能忙里偷闲歇歇。遇见有钱的顾客,用上上等的护肤品还可以自己偷摸抹点。每次冲澡的时候瞥见侯姨偷摸抹人家顾客的东西时那紧张又故作镇定的表情,我就忍俊不禁。

   “呦!您赚的还少啊!我可没看你少捞钱啊?”这是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嗓门好像调到八度那么高。这是新来的搓澡工,也就三十出头儿。

    “你这话啥意思啊?”侯姨把澡巾脱下放在我后背上跟那个新来的理论。

    “我啥意思你还不知道,你那点把戏一天天的谁看不出来啊,一次两次行,你当谁傻子啊!大家都干活儿,你咋那么会赚钱呢!”

“你这老娘们儿说啥呢!”可能是被揭了短儿,侯姨有些激动。搓澡工之间打架也是常见的事儿,偶尔大家身上挂几个血道子回家也是正常的。我以为一场“大战”又要开始了。

“哎!哎!哎!侯姐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这时有一个身材略胖的搓澡工来打圆场。“新来的啥都不懂,净瞎说。你啥人我们还不知道吗?你看人家丫蛋儿还等着你搓完呢,别生气,啊!”

“是啊,是啊!”我忙说道。“侯姨,我一会着急补课,别生气。”

“我今天不和你这娘们儿一般见识。”见有台阶下,侯姨也就收手了。

“切。”那个新来的看自己不占优势就识趣地走开了。

上大学之后的第一个假期我去洗澡,发现侯姨不干了。那个当初和他打架的的阿姨也不干了,听其她的的搓澡工说,她俩最后还是打起来了,最后俩人都被老板辞了。其实侯姨可以不用走的,也是因为岁数大了,干不动了的原因也跟着走了。

自从侯姨不干了,我也不去那家浴池了,但是现在依旧怀念那段侯姨给我搓澡的日子。

 

 

上一篇:紧握的拳头
下一篇:模板

相关文章

2012-11-27 14:36:16
2012-11-27 14:35:26
2012-11-27 14:34:00
2012-11-27 14:33:13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净月经济开发区博硕路1488号  邮编:130117
 
  版权所有: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