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松文学创作小组习作>>诗歌|散文随笔|微型小说

回家过年

2012-11-27 14:34:00 来源: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学院 浏览:510

文学院 2012 中文五班 全玉

 

中秋的夜晚,没能和家人团聚,独自一个人咬着月饼望着天上的那一轮明月,皎洁如银盘。要是能和家人团聚就好了,脑海里浮现出生活了十多年的谷镇。谷镇是个偏远的小地方,有40多户人家,距离大城市很远,只有一条铁道通往远方,依山傍水的,有种桃花源的感觉。

我十岁那年,谷镇来了个傻子有三十岁左右,蓬头垢面的。整天在大街上疯跑,看见小孩就问:”看见我娘了没?小孩子们都怕他,见了就躲得远远的。记得有一次妈让我出去买点东西,天已经黑了,心里十分不安,就怕遇见啥子,等我开了大门,刚一转身看见一个黑影,用电筒一照原来是傻子。我“妈”的一声拔腿就往屋跑,妈知道后和我一起出来看,发现傻子还在那里,妈用电筒照着他,问他:“你在这干嘛?

啥子抬起头,脸上还带着泪对妈说:“我在这等我娘,她一会来。”

妈气得直咬牙,狠狠地说:“你娘怎么会来这里,去别的地方等去。”

傻子撅起嘴巴说:“我娘一会就来了,一会来,娘说的。”

妈拿他没办法,赶也赶不走,就只好把大门锁上。那天晚上我真害怕了。第二天早上也不敢一个人上学,嚷着让妈送我,妈只好每天都送我,那晚之后有好长时间都没见过傻子。

我生日那天,妈为我包了饺子,还说要给赵爷爷端去一碗,赵爷爷有一儿一女,都在大城市工作,只有年节儿女才回来看望老人,老人六十多岁了,脾气倔强就不肯随儿子到城里生活。他说城里那一套不适合他,他的根就在谷镇。

妈进院时看见傻子正在给老人扫院子,傻子看到妈呲着牙一直笑说:“饺子,吃饺子,娘的,哈哈……”妈瞪了傻子一眼就进屋去了。后来听老爷子把事情的原尾一遍。

有一天老爷子从地里拉了些白菜回家,还没到家就下起了大雨,道路泥泞坎坷,凹凸不平,沟里满是泥水,车轮子陷进了沟里,怎么也拉不出来,这时傻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帮老爷子推车,傻子累的全身是汗,身上满是雨水,咬着牙似乎拼尽了全力,两个人一使劲,车轮从沟里拽出来。老人心里很是感激,心想这傻子也是有情感的,便把傻子带回了家。那以后老爷子改口叫傻子“三儿”

就这样过了好长时间,三儿一直在;老人家住着,什么累活重活都抢着干。

转眼间春节来了,老人要被儿子接到城里去了,三儿听到消息后,眼睛瞪得圆圆的,一边拍手一边笑着说:“嘿嘿,……我也回家过年,回家过年。”

这个冬天格外的冷,雪花飘飘,落在人们的脸上,化在人心里。

老爷子临走的那天,给三儿留了些钱,告诉他买点吃的东西,三儿接了钱,一手拖着,一手轻轻抚摸着,嘴里嘟囔着:“钱……回家……钱……和娘过年。”

老爷子过了十五才回来,回家后发现傻子不见了,镇里人谁也没见过他。这个流浪者似乎被人遗忘了,只有老爷子整天念叨着“三儿”

后来听有人说傻子拿着那些钱跑到铁道中间,向火车挥手跳跃,示意停车,被压死了。不知为什么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居然哭了。

后来碰见赵爷爷,他问我看见三儿没有,我笑着说:“他回家过年了。”

上一篇:所谓的放手
下一篇:紧握的拳头

相关文章

2012-11-27 14:36:16
2012-11-27 14:35:26
2012-11-27 14:34:00
2012-11-27 14:33:13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净月经济开发区博硕路1488号  邮编:130117
 
  版权所有: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