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松文学创作小组习作>>诗歌|散文随笔|微型小说

一路安好

2013-06-04 15:31:35 来源: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学院网站 浏览:549

前一秒欢天喜地,后一秒潸然泪下。

——题记。

2012文学院中文5 黄诗琦

我的奶奶于2013111日走完了她在人间的最后一程。原订12号回家的我,在11号晚上被匆匆接回。父母因我当时在期末考并没有告诉我这个消息,后来在车上问及父母行踪时,从阿姨支支吾吾的言语中得知奶奶在中午已经去世。当我还沉浸在放假返家的喜悦中时,却在下一秒知道目的地时全部消失殆尽。

到达殡仪馆时,我不再怀疑消息的真实性,没有泪流满面,只是心中闷闷,鼻头酸酸的感觉,再后来我呆呆的进去,看着一大群亲戚朋友,父母过来给我戴孝,跟随父母的脚步,抬头恍惚间看见父亲,苍老了许多,更成熟更沧桑了,似乎还有一丝狼狈,眼睛布满红血丝。刹时,猛然发觉以往高大的身躯,此时看来那么脆弱与疲惫,那样让人心疼,我想拥抱他,安慰他。因为爷爷独自一人在家,我最后回了家陪他。躺在床上很累但是睡不着,从小我就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奶奶总是怕我有闪失,总是看着我,管着我,那样斤斤计较。慢慢我大了,我开始讨厌这种束缚,那就好像是监狱中的犯人,总是在监视中放风。我开始故意吓她,气她,仿佛这样我就能呼吸到自由的气息。上学后,她似乎不再那么小心翼翼,但是我仍觉得不舒服,渐渐我不再跟她玩、聊天、听她讲故事。越来越大,越来越忙,高中的我早出晚归,见面只有假期,还只是匆匆的几句交谈。我带着内心的懊悔迷迷糊糊地睡着。那几天我睡得很少,几乎每隔一小时都要醒来一次,看看几点然后起床到殡仪馆,我们烧纸,磕头我却不敢看木棺中的奶奶一眼。出殡的那天我3点就醒了那一夜更是折磨几乎都是梦魇让我浑浑噩噩的,火葬场在山上那异常的冷,我们能感到阴风刺骨,姑姑们哭的几乎晕厥,遗体火化,我看着这一幕幕的进行,我当时已经泣不成声,我才知道我不想哭是因为我的潜意识根本不相信奶奶不在了,我一直认为她还在,我只是佯装镇定,不想面对,而看着满天的纸灰飞舞,看着骨灰,我发现我骗不下去自己了。以前听到这一类的事认为这就是自然规律,只有叹息。而真当自己参与当整个过程,感受到,却没那么看得开,对于亲人是情之所在,那是一种内心最深层次的悲恸。

奶奶的离开,无疑最难受的是爷爷。他们相濡以沫走过了近60年的风风雨雨,没有争吵,只有互相搀扶,奶奶因为年轻是一场大病,眼睛不好,行动有时很不便,她这一辈子只相信爷爷,爷爷有病住院时她每天都会自言自语:“老头子,你怎么还不回来!”而我们的搀扶使她没有安全感。“201314”过去了,他们走过了一生一世。现在的爷爷再没有了以前的笑容,他们都说我是爷爷的开心果,只有我才能让严肃,不善于表达情感的爷爷笑,可现在我也不可能了。看着他一件件收拾奶奶的衣物,抚摸着连睡觉都要放在枕下的奶奶的照片,眼中带着那深深的眷恋。突然爷爷开口说:“你看见你奶了?”我还没有回答,爷爷又似自言自语说道:“你奶去享福了,人都有这个时候,你看秦始皇不想死不也死了,人啊都这样,时候一到就要死。”说完又接着整理。想起姑姑说,奶奶腿脚不好,眼睛不好,但是爷爷宁可愿意一直照顾她,就想照顾过孩子一样也不愿意身边这温度消失。“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忘不了爷爷无数次的暗自流泪,那是这从未流过泪的男人一生的泪水。爷爷的自从奶奶去世后整天看着窗外发呆,身形有些佝偻,脚步虚浮,看见的爷爷虽然离我很近,却又感到很远,没有办法靠近温暖他的心,那种悲伤,那种孤寂,那种怀恋。曾经两人走,现在一人留。但我知道那爱不会变,直到永久……

奶奶去世前我回过一次家,我庆幸我照了一张爷爷奶奶的合照,当时没有原因,就是想。后来奶奶的意思已经很模糊了。我问:“奶你还认识我吗?”“知道”。“那我是谁?”很虚弱的声音,我听清了那两个字,“孙女”!“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恨过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伴,遗憾没有见到最后一面,但我知道她走的很安详,我爱奶奶,她也会保佑我,愿奶奶一路安好!

上一篇:拆迁记
下一篇:血 缘

相关文章

2012-11-27 14:06:42
·
2012-11-27 14:04:57
2012-11-27 14:03:48
2012-11-27 14:02:23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净月经济开发区博硕路1488号  邮编:130117
 
  版权所有: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