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松文学创作小组习作>>诗歌|散文随笔|微型小说

拆迁记

2013-06-05 08:55:39 来源: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学院网站 浏览:582

    2012 何林蓁

 

其实已经在电话陆陆续续听着爸爸妈妈说起拆迁的事情了,老家的房子也在电话中被拆得七七八八了。当我到了定海的第二天,我就去了老家。也许当时我看到的,就是所谓的“家徒四壁”了。

原来所谓的流逝就是这样,时光说是水是对的。当你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

    记忆好像的水草,破开岁月的封印,在脑海里疯长。

  我想起每逢秋天,奶奶踩着高凳,扶着粗壮的树枝小心翼翼摘柿子的样子,再把半熟的柿子放在箱子里,捂上。

  我想起山脚的菜地里,奶奶除草浇水、撒农药的样子,以前却不曾注意,那绿油油的菜叶竟这样好看。

  我想起后院的桃树,一到夏天就结着硕大的桃子,爸爸踩着屋顶摘下递给我的样子,洗了毛咬一口,可以甜腻到心里去。

  我想起妈妈在厨房做菜的样子,都是家常菜,算不得珍馐美味,可远在湖州的时候,我默默在心里想念过无数遍。

  我想起妈妈在院里打水洗衣服的样子,旁边是口井,井水是清澈的,冬暖夏凉,比自来水更接地气。

  我想起隔壁的阿婆家种的柚子,成熟时她笑眯眯地拿给我的样子,剥去外皮后还带着微微苦涩的清香。

  我想起柿子树旁的铁树,和我一样大的岁数,茎条又绿又粗,结过几次花,是棕黄色的,长长的像极了狐狸尾巴。

  我想起屋外的河塘,每到夏天开满荷花的样子,虽只是小小的一片,那绿白相间的颜色可以清凉整个夏日。

  而现在,我透过原本嵌着窗子的墙面,还能看见不远处挖土机在不停转动,挖掉、推平,黄土飞扬。在不久后的某天,这里也将被庞大的推土机毫不留情地推翻,连断壁残垣都不能剩下。

  心里无端的有了遗憾,更多的是恨意。

  这里,几年后也会竖起高楼,鳞次栉比,千篇一律,一样的窗子一样的屋檐,一道沉重的防盗门,关上就剩一个狭隘到要窒息的空间。

  这便是我们生存的意义么?推翻生活了几十年的房子,一砖一瓦都是家人朋友砌起来、盖上去,用多少日夜的相伴才让冰冷的房子有了家的温度,现在要被我们亲手放弃,然后走进别人为我们安排的逼仄的笼子,所有都是固定的,也是陌生的。

这便是我们奋斗的目标么?打开窗四面都是平坦的马路,山被挖了,盖了高楼,抬头看它的顶要仰到脖子酸,矗立在那里,棱棱角角都显得尖锐和恐怖。树被迁到了马路边上,成了所谓的行道树——绿色的卫兵啊,原来就是每天不得不忍受烟尘和令人作呕的汽车尾气的侵扰,然后慢慢等待泛黄枯死。

这便是我们想要的人生么?所有人都必须承认,我们曾经最美好的净土已经被污染,还有什么虔诚的信仰可言?皇天在上,我们会亲眼看着自己走上我们亲手创造的梦魇,永不清醒。

  我仿佛已经看到,在这个日渐庞大的城市下,那个开始萎缩的灵魂,不知何时就要灰飞烟灭,万劫不复。

上一篇:与小孩子相处
下一篇:一路安好

相关文章

2012-11-27 14:23:26
2012-11-27 14:22:12
2012-11-27 14:21:10
2012-11-27 14:19:50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净月经济开发区博硕路1488号  邮编:130117
 
  版权所有: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学院